青未了|散文《山水淘趣》(长岛拾趣)

房产头条新闻 / 来源:快资讯 发布日期:2022-05-14 14:04:28 热度:7C
敬告: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,若有侵权、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联系邮箱:2533639622@qq.co m
本页标题:青未了|散文《山水淘趣》(长岛拾趣)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dybaijiayi.com/109832-1.html

本文来源于网络,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联系我们删除。

《山水淘趣》

(长岛拾趣)

文:周政

夏季是游览长岛的大好时光。

泊车蓬莱,登舟击浪,大约有半个小时就到达长岛。

一路上,登甲扶拦观岛,一景一物历历在望,一崖一石目不暇接。略拾数景,皆可入趣。

长岛像一条赤龙腾于海上,迤逦奔泻。碧绿的海水,像一匹舒展开的蓝色锦缎,环绕着一座座海岛奇峰,形成了海上石林。

有人风趣地描绘长岛的特点,说:“鸟在水上飞,鱼在林中游,云在海面飘,水在天际流。”

实在并非故弄玄虚,若驾一叶轻舟,牵风引浪,俯仰纵横,则更觉水势雄奇,岛峰神秘。

长岛素有“海上公园”之称,这几年长岛县政府提出了“旅游兴岛”的发展战略,旅游业已成为长岛的支柱行业。

长岛,水中有岛,岛中有水,岛因水多恣,水因岛添娇。登长岛可解读她优美的自然风光,从中悟出仙源之道来,便知晓,长岛美的内涵。这就是我走马观长岛之感。

走马观岛匆匆来去,却留下终生难忘的眼趣。

(海上哈哈景)

海上哈哈景,就是海滋。它与海市、平流雾列为海上的三大自然景观。我是春夏之交时季陪同中国散文学会的几位作家登岛,长岛的文友张惠珠导游我们去大黑山岛。

那天夜里刚下过雨,太阳在云里还是水蒙蒙的。《鸭绿江》主编刘元举问我:“这种天气能看到海市蜃楼吗?”

我从心里盼望能够看到,就肯定地说能以。作家海岩捧腹大笑,他笑我们痴。散文大家沈世豪却为我正名,他对海岩说,“老海,你别看你把海字放在前面,可你没有周政懂海。他说有就会一定有。”

我们四个人就争了起来,导游我们的张惠珠过来“劝架”,她是张打五十板,李打五十谁谁也不得罪,最后叫我逼急了,还是表了个明态,当然是偏向老海了。我口里不说,心里却不服,我对刘元举说,“没有海市也有哈哈景。“

他不知哈哈景是什么,我告诉他是海滋。因为我听长岛的朋友说,在长岛可以时常看到海滋。这种天气是出现海滋的最佳天气。

果然不出我所料,《小说选刊》编辑崔艾真尖声叫嗓,“看!海市!”大伙的眼睛齐都盯向她,又顺着她的手指寻向海面。

海面上真的有一团闪着金光的云。

我问她,你从来没见到过海,怎么就知道那就是海市?她说,“凭感觉。”

这回答好,世界上什么事不是凭感觉?

一会儿,平静的海面仿佛有人用剪刀剪开,海天之上出现一条天街,那云中的岛屿,酷似一群食草的羊。继尔,玉石街出现了断桥现象。

海岩捶了我下肩窝说,“老政,叫你说对了,出现海市蜃楼了。”

我笑着回答他说,“这不是海市,这只是海滋。不过海滋也很难得了,我们与长岛有缘才可看到。”

滩上的人都停下手中的一切,都驻足凝视。

宝塔门、珍珠门水道上的岛礁、船只,态势非常。

犁犋把岛,如老牛拉犁,躬身耕耘,大有在暮色苍茫中,扬鞭奋蹄之状,犁下翻出叠叠浪花。

香炉礁变成了群体礁,星罗棋布在水面上,宛如雨中行人撑伞过街。

进出泊停的船只,都飘飘如飞,形同天外来舟。

张惠珠告所大家,这是她所见过的最大最美的海滋。

(海峡平流雾)

为了看平流雾,我们又推迟一天离岛。

岛上就有“纸上写尽千般景,不如亲睹平流雾”之说。

太阳刚一露红,我们就起床了,不知谁喊了一声,好大的雾啊!我们不用组织,就不约而同地往外跑。

这里简直就是一片雾海,海面、岛屿、楼舍都被大雾弥盖。

“是平流雾!”张惠珠对大家喊声。

我登上楼顶看平流雾,流雾之上,却是晴空万里,太阳耀烁,流雾在阳光下,洁白如雪,好是翻滚的海浪花。

当平流雾从烽山上而过时,仿古建筑的鸟展馆好似仙山琼阁,飘在半天。烽山上那几架高大的风车,不时旋转,好像是在扬雾车流。

山径上川流不息的游客,一时不知藏到哪里去了,山上山下,只闻其声,不见其影。

平流雾把长岛造成了仙境,却唱着人世间大戏!

(海上石趣)

长岛多岛多礁,一岛一屿有风光,一礁一石有情趣。

这里的奇礁异石,是天公雕琢的海上雕塑群,是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,各展异姿。

在诗人庄永春的眼里,它们则是凝固的海浪。

这些奇石,或突兀群聚,或孑然孤立,抹紫浮翠,千姿百态。

有的伟立于悬崖之下,有的亭亭玉立在滩之上,有的匍匐在碧波之中。

老头石、老婆石、将军石、狮子石、香炉礁、佛爷礁、宝塔礁、望夫礁,海狗礓、鬼船礓、驴槽礓、海螺礓……或人形,或兽象,或神韵,或鬼影,人们可以随着自己的意念去思摸这些奇石异礁,随着自己的意愿去说心目中所像的物相。

它们好似应愚公之邀,在这里召开博览会,给游人无穷的遐想。

宝塔礁在宝塔门水道和长山水道的交汇处,高约二十余米,宽约丈余,由于石英岩与板岩互层叠压,长年风剥浪蚀,造型酷似宝塔。

《登州府志》有载:岛外一石,突立波中,酷肖浮屠,为舟行出入门户。如今,这座海上的天然航标,被搬上银屏,刊于书画,嵌入商标,成为长岛的象征。

日归西海时,火红的落日恰置塔身的缺口处,一幅“宝塔含碳”的美景赫然入目。有趣的是,宝塔礁与近在咫尺的几个小岛巧妙地结合,组成一犋农人耕地的犁犋,当海滋生成时,远远望去,如牛拉犁,耕海不息。从这一个意念中可见中国耕读文化的体现,当地渔人为什么不去比如别的呢?因为犁犋是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。实际上叫我来看,这一景观倒像是天上的北斗星图。

望夫礁,高高立在南长山岛北端的岛脚处,她像个渔妇,凝神远眺着海上的船踪帆影,是目送丈夫出海,还是等待亲人归来?不知苦望了多少年,把渔家女的痴情,溶进了日出月落,默不做声地编织着海恋的故事,这才是千古流传的“梁祝”!

岛人说,这几年出现个奇观,每逢月上中天时,可见望夫礁在哭,那串串泪珠闪着晶莹的光。

那夜,月上中天时,我去望夫礁,坐在礁下静静凝望,直到月亮落入水中,化成一缕银光时,也没见到望夫礁的眼泪。哦,我明白了,这是岛人对她的同情,这是岛人对某些意愿的期待。

诗人庄永春说的形象,“她是恨她老公包二奶啦,她也想开啦。这年头就那么个讨厌”。

哦,这该是她的苦衷吧?

石楼,在大黑山岛北端的破半山下。这座空心结构的石楼,层次分明,登上高处的“阳台”令人心胸豁然。楼下的石桥、石桌、石凳、石床,方整有序,自然形成了一副苏州园林恬静而幽雅,雾流雾过时,可见三跌瀑布水星飞漾,涛声轰鸣;潮起潮落时,石楼则成了“两栖别墅”,供游人观山猎海;云卷云舒时,石楼则飞上天,好似空中仙阁。

有趣的是,选一个恰当的位置去看石楼,它竟然好像一位初恋的少女,与大顶石迎脸相视,那么含情脉脉,那么娇羞可爱,它们好是一对恋人久久相视。呵,真是天长地久呀!

(砣矶石浪)

砣矶石浪,是砣矶岛北部和西部的海蚀奇观。分布在潮汐线上的石阶、石台,系浪蚀条带绢云母千枚岩。在海上这是奇少的,也只有长岛才有如此的景观。砣矶石浪,其色:赤、黑、白、蓝、黄、紫皆有;其纹:曲直、长短、纵横、粗细俱全。

由于水冲潮蚀,浪磨海噬,石壁被勾勒出多姿多彩的图案。有的似彩云追月,有的如行云流水,有的像奔走的犀牛海象,有的若欢乐的海狮海豹,有的同群鸟齐飞。

这奇观异景无不令人赞叹,它的壮观和神秘是如此深邃和厚重。有人说像浪,千层搏打的浪。有人说像飞鸟,搏击海浪的鸟。有人说像花,开遍海岸的百花。

这都是作家的语言,诗人的话,作家的思维是高远的,诗人的思维是浪漫的,他们放飞思绪,任意去想象,所以就有个不同的说词。

大自然的奇观异景就是这样,可以任凭你的思绪放飞,去自由想象,想什么就是什么,只凭你个人喜欢。

长岛一行,留下了一个永久的志念,再有机会一定还来长岛。



















壹点号 周政文学专栏
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